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24集)

凤弈第24集剧情凤弈第24集

  以魏广和朗坤的身手,想要解决几个跟踪的尾巴,自然不在话下,不消片刻,两人已经利落地做掉了自己身后跟踪的人。各自得手之后,两人又到酒楼门前碰面,却发现酒楼里此时早已浓烟四起,火光冲天了,两人对视一眼,不禁心下诧异。

  班铃儿将地图交给梁帝后,担心叶凝芝找自己的麻烦,恳请梁帝不要将此事告诉叶凝芝,并说叶凝芝和自己的身份有云泥之别,就算有人要交地图,那个人也该是叶凝芝才对。梁帝此时正为大事烦心,只听出了班铃儿表面害怕被叶凝芝挑错的担心,却一时没有想到她话里隐藏的指责叶凝芝没有主动交出地图的意思。

  叶凝芝陪庞贞赏花回来后,到广宣宫来见梁帝,两人刚说了两句话,就听到外面一声巨响,瞬间地动山摇,广宣宫的房顶被震得瓦屑纷飞,太后不幸被落下瓦砾砸伤,皇后也是大惊失色,连忙派人出去打探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庞宇开始还以为是地动了,他惊慌失措地叫上庞贞,打算逃命。庞贞比庞宇多了一份理智,她知道这是发生了大爆炸,因此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火硝石库出了问题。身在廷尉狱的严宽听到了这声巨响,当即诡异地一笑,自言自语道:又一个预言成真了。

  丞相等人跑来向梁帝禀报,永东门发生了大爆炸,方圆三里都被夷为平地,估计会有七八百人的伤亡,此时又有太监跑来报信称,太后被瓦片砸伤,昏迷不醒,梁帝闻言大惊失色,险些昏厥,叶凝芝和班铃儿连忙扶他回去休息。

  宫中一时乱作一团,人心惶惶,叶凝芝安顿好梁帝后,连忙跑去永德宫,请皇后下懿旨,命四大学堂的宫女和宫中所有太监及宫中能调动的所有人手,即刻前往永东门救人。皇后听说了永东门的情况,也十分焦急,连忙依言命人准备纸墨,即刻拟旨。

  天启十四年的芒种,正应是播种的季节,但天灾导致农民无田可种,户部官员焦头烂额,忙于如何确保秋税入库,彦都的这场空前大爆炸,仿佛一声惊雷,惊醒了民众与官场……

  皇后怀疑是严宽做了手脚,便又到了廷尉狱去见严宽。严宽称自己无力做出这么大的事,他仿佛亲临其境一般,描述了大爆炸的场景,并神神秘秘地告诉皇后,她最牵挂的人,已经死在了这场爆炸之中,皇后闻言心下大惊,连忙赶去永东门查看。

  叶凝芝此时正在永东门指挥救人,皇后来到现场后,对在场的人表示,梁帝听说发生爆炸,十分痛心,第一时间命自己出巡慰问伤者,并称朝廷对此事也十分重视,决定由国库出资,抚恤伤亡者。

  皇后询问魏广和朗坤的情况,叶凝芝表示不知,一个受伤的巡防营士兵站起来回道,爆炸发生当时,自己在爆炸现场见到了朗坤,当时他身边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,只是自己没有看清他的样子,叶凝芝闻言便知道,那个人一定是魏广,当即匆忙去外面搜寻。

  皇后也是心下冰凉一片,但当她当看到跌跌撞撞向自己走来的朗坤时,慌乱无主的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,关切地叮嘱了朗坤一番,这才回宫去了。叶凝芝得知了魏广平安回到皇宫的消息,也连忙赶了回去。

  火硝石库被炸,庞宇气得暴跳如雷,朗坤不动声色地暗中挑拨,称有传言,严宽早就预言了这场爆炸,可严正却丝毫没有露出口风,也未作防范,这事有些蹊跷。庞贞其实也有些怀疑,她早就问过了严正,严正表示,兄长早有谋划,庞贞对他十分相信,也就不再追究。魏广却提出,此时若散播谣言,蛊惑百姓说,这场爆炸是因为皇帝不仁,惹得上苍降罪,时局将会对己方更加有力,庞宇觉得此计甚好。

  叶凝芝不知道班铃儿将地图献给了梁帝,永东门火硝石库的位置,她只告诉了魏广一人,因此事发之后,她仔细思想,觉得魏广脱不开干系,便私下找他询问此事。她不知道的是,这件惊天动地的事却是出自梁帝的手笔,而魏广于爆炸发生后在现场发现了宫中飞虎营的一个士兵,逼问之下才知道是梁帝派他们去纵的火。

凤弈剧照

  为了守护这大梁江山免遭兵燹之祸,为了保住梁帝的声誉,让他稳坐皇位,魏广第一时间密会了梁帝,逼梁帝承认了此事,并让他将这责任推到自己身上,以一颗死忠之心替梁帝顶下了这滔天大罪。面对叶凝芝的诘问,魏广无法明言,便婉转劝她不要再操心这些朝廷大事,这态度分明就是默认了,叶凝芝无法接受魏广的这种做法,表示将来自己不会再信赖他,说完决绝而去,魏广闻言心中酸涩不已。

  丞相向梁帝禀告死伤者的最新进展,梁帝此时愁肠百转,丞相的话如一根根利刺扎在了他的心上,他不敢再听,挥手将人都打发了下去,唯有班铃儿却站着不动。她大胆进言,表达了自己心疼梁帝心力交瘁日夜难安的同时,不遗余力地暗暗挑拨帝妃之间的关系,称叶凝芝性情冲动,一旦知道此事是梁帝所为,只怕会生出事端,梁帝闻言觉得有理,班铃儿见自己奸计得逞,不禁暗自得意。

  这场爆炸,搅得宫中也是人人自危,却正好给了太后肃清自己身边眼线的机会,她终于可以将那些人都打发出去,光明正大地在宫中召见朗坤了。朗坤替太后施了针,她的伤已无大碍,她为了自己的那对逆子逆女忧心不已,朗坤为了宽慰她,还打趣了她几句,皇后也在一边配合,逗太后开心。

  之后,皇后一直好奇被朗坤藏在心底几十年的未婚妻秀兰长得什么模样,便命他画了下来,见过她的画像之后,皇后对她评价很高。得知过几天就是秀兰的忌日,朗坤想要去祭拜,皇后便摘下自己腕上最喜欢的一只玉镯,让他当做礼物带去给秀兰的家人。朗坤拒绝不了,只得道谢收下。

  梁帝派出了五个人去火硝石库纵火,飞虎营的将军开始回禀说,那些人都死了,到后来查点之后发现,其中两人失踪,三人昏迷,梁帝闻言大惊。他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会被传出去,便婉转命令那位将军,将受伤的三人灭口,那将军也是吃惊非小。

  叶凝芝约了朗坤在宫外见面,追问爆炸案是不是他和魏广做的,朗坤却不欲多说,他毫不怜惜地拔出匕首制住叶凝芝,告诉她说,有时妇人之仁会害死更多的人。叶凝芝趁朗坤不备,夺下匕首反制了他,朗坤十分意外,不禁笑了。他告诉叶凝芝,爆炸案不是他和魏广做的,魏广只是像他爹一样,在替皇帝顶罪,另外也是想让叶凝芝及时收手,不要再涉险,叶凝芝闻言不禁泪下。

  回到宫中后,叶凝芝与班铃儿闲谈时,从她的话里抓到了蛛丝马迹的把柄,明白是班铃儿将地图偷偷挖了出来,便逼问她交给了谁。班铃儿担心被交给大理寺受审,只好说出了实情,叶凝芝闻听之后这才真正相信了朗坤的话,她即刻赶去了广宣宫。

  诚如班铃儿所说,叶凝芝生性冲动,梁帝不敢让她得知实情,还想巧言推脱,称那只是意外,自己担心庞贞和庞宇抓住把柄大做文章,不得已才让魏广担下了这份罪责。叶凝芝从他口中得知此事确实与魏广无关,既欣慰又心痛,她含泪质问梁帝,当日以一己之力在朝堂上保下自己的那份勇气哪里去了,梁帝失魂落魄地跌坐在龙椅上称,今时不同往日。

  叶凝芝提议梁帝下罪己诏,以求得天下百姓谅解,梁帝却没有这个勇气,他如今只想保住自己的江山,守住自己的皇权。叶凝芝闻言失望透顶,这才知道,原来梁帝在乎的只是自己手中的皇权,而不是天下的百姓,她不禁泪流满面,转身离去了。

  叶凝芝到元帅府去见了魏广,关切地询问他为什么不顾魏家世代清誉,替梁帝顶下这份罪责,魏广却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。叶凝芝追上去不懈地追问,表示要和他一起面对,魏广还是不发一言,他脑海里反复回想着爆炸当日发生的那些事,心情沉重,却又无比坚决,虽说担下这罪责的后果对自己来说将十分严重,但却于天下万民、于这大梁江山有利,他,无怨无悔。

  皇后为了严宽的预言每日忧心忡忡,朗坤得知后劝说了她一番,称火硝石库大爆炸,梁帝可以做,严宽也可以做,爆炸发生,正好可以赢得庞贞的信任,坐实他之前的预言。那只是严宽玩的阴谋,根本不是什么妖法,不必忧心。皇后闻言有些不敢相信严宽竟然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,眼睛都不眨地害死那么多人。朗坤不禁感叹,还是魏广说得对,若不是廷尉大狱困住了严宽,还不知他要将这天下搅成怎样天翻地覆的模样。

本文系剧情吧原创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!转载许可